延长课后服务时间需要老师参与 如何得到他们的支持?
2019-04-15 15:18:28 来源:未来网

日前,成都出台课后服务收费标准,明确成都市所属的高新、锦江、青羊、金牛、武侯、成华区域内,课后服务性收费标准不高于200元/生·月,服务时间到18:00。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全国多地酝酿并出台了课后服务收费办法。

与免费相比,收费办法能否解决课后托管难题呢?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接受未来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课后服务模式要因地制宜实现“个性化”,告别“一刀切”,这是切实建立弹性离校制度,实施优质课后服务的关键所在。

个性化托管满足学生与家长的需求

近年来,实行弹性离校,为学生提供课后服务已成为各地教育部门、中小学校的一项重要工作。

2017年中小学春节开学时,教育部办公厅发布《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指出开展中小学生课后服务,是促进学生健康成长、帮助家长解决按时接送学生困难的重要举措,是重要的民生工程。希望广大中小学校充分发挥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利用学校在管理、人员、场地、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

北京市朝阳区的商晴(化名)女士向未来网记者介绍说,她家孩子上小学前,北京市朝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以下简称“朝师附小”)实行的是“早七晚七”做法,孩子早晨7点到校,下午7点离校,一天12个小时包括三顿饭、学习、作业都在学校完成。“我们觉得这种方式特别好,一般的双职工家庭没有时间接送孩子,特别是孩子下午三点半放学,家里无人接送、看管。我们家小学的划片原本不是在朝师附小,看中了“早七晚七”,特意买了该片区的房子,然而,后来取消了‘早七晚七’,我们很失望。”

对于现在有些地方实行的课后收费服务,商晴表示赞成。

不过,商晴表示,“由于义务教育阶段实行的是免费政策,即使教育管理部门、学校、教师希望就相关教育服务进行收费,也不敢冲击‘免费’的大政策,导致课后服务陷入学校不主动、老师不配合的僵局。”

未来网记者从不少家长那里了解到,上面的政策虽然很好,但是落实免费课后托管服务时,有些学校做得非常不好,遭到家长诟病。

2018年秋季开学已几周,看到其它学校的免费课后托管已经启动,某小学的家长一直未收到学校的相关通知。于是,就问孩子的老师学校的课后托管什么时候开始,老师在班级群里回复家长“私聊”。

还有的学校下发免费课后托管到17:30通知的同时,班主任告诫学生,托管班就是几个不同年级、不同班、不同年龄的学生凑到一个教室里面,吵吵闹闹,连写作业都受影响,一个老师负责看管大家,什么也不能做,告诉学生最好不要托管。

2018年秋季开学前夕,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强调各地要创造条件、加大投入、完善政策,强化中小学校在课后服务中的主渠道作用,普遍建立弹性离校制度。各地可根据课后服务性质,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

收费课后服务能否改变上述状况呢?

“课后服务收费打破了僵局,学校大大方方收费,家长明明白白交费,既是对教师额外增加工作量的尊重,也补充了财政性教育经费的不足,将有助于与更好地解决‘课后三点半’难题。”商晴如是说。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以来,辽宁、长沙、成都等地相继开展了收费课后服务,或许是不错的尝试。

2月21日,辽宁省教育厅、省发改委发布《关于切实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提出各地中小学校开展课后服务,可采取财政补贴、收取服务性收费或代收费等方式筹措经费,每月每生不得超过200元。

一位小学生家长告诉记者,长期以来,公众形成了“便宜没好货”的社会认知,收费可以打消部分家长对托管质量的顾虑。他认为,不管什么制度,总会有人支持,有人反对,但是,只要真正有利于大多数人、大多数家庭,就应该排除非议,执行好。

海口市海瑞学校一年级小学生周锦鹏的妈妈和爱人每天下午5点半下班赶到学校接孩子已经6点多了。她说:“自上个月开始,孩子下午4点半放学后可以留在学校参加校内课后服务,给家长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把孩子交给学校放心,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上班了,每天下午不用着急忙慌地赶到学校接孩子。”

网友@神行豌豆豆表示“各种辅导班良莠不齐真不好控制,留在学校里,设一些课外课程更好。”

但是,延长课后服务时间需要老师的参与,如何得到他们的支持呢?

收费兼顾教师权益 调动教师积极性

熊丙奇强调,参与课后服务需要教师的参与,但不可能一味要求教师讲奉献,无偿付出,必须考虑教师的权利和利益。“这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学校的现代治理来实现,要充分听取教师意见,明确保障机制,给教师更充分的教育自主权。”总的目标是既让家长满意,又能调动教师的积极性。

作为家长,又曾经做过多年教师的商晴对家长的需求和老师的需要深有感触。作为老师,放学后也要照顾自己的孩子和家庭,所以,每生每月200元的辅导费并不一定对所有老师有吸引力。不过,有的老师比较年轻,放学后没什么家务事,也没有其他收入渠道;还有一部分责任心比较强的老师可以亲自盯着经常完不成家庭作业的学生在托管班完成作业,会更愿意参与课后托管。

商晴认为,是否能既让家长满意,又调动教师的积极性,收费标准是关键,既要让教师切实感到收入增加,也要让家长放心且乐意将孩子送校内托管。收费标准要考虑所在地的工资水平;给教师的课时费要按照看护时间和看管学生数量的二维体系计算,并把“看护质量”作为第三个维度,也就是参加托管班的孩子能在托管过程中有什么收获。收获可以是多种多样的,比如帮助孩子解决学习上的难题,对学习习惯不好的学生进行定向纠正……

商晴建议,收费标准要征求教育管理人员、一线教师和家长的意见。收费标准一旦确立,要保持稳定性,不要随意更改。

《指导意见》提出,课后服务内容主要是安排学生做作业、自主阅读、体育、艺术、科普活动,以及娱乐游戏、拓展训练、开展社团及兴趣小组活动、观看适宜儿童的影片等,提倡对个别学习有困难的学生给予免费辅导帮助。

熊丙奇表示,课后服务究竟是满足有托管需求的学生看护需求,还是全员参与的素质拓展平台,属于学校的自主选择,应该听取教师、家长的意见。

熊丙奇认为,广州市番禺区的做法可以借鉴。据悉,番禺区引入第三方服务统一管理,开发智慧托管平台,开展线上+线下的互联网服务。家长可在线上报名、选餐、选课、交费,并实时互动,及时反馈意见。学校可通过智慧管理平台了解家长意见,高效调配资源;管理部门也可通过大数据分析,加强过程管理和监测。既满足了家长的个性化托管需求,又实现了学校和教育管理部门的监管,形成有利于孩子成长的三方合力。